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rss

必读经典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名人故事

曾国荃:近代开“霸蛮”风气的湖南人

时间:2018-06-28 23:10:23来源:作者:点击数:
应天书院,皆有可能。欢迎访问www.yzqz.cn
  走过南,也走过北,虽然不算是真正的“走南闯北”,接触过很多人,很多不同省份的人,虽然并不具备代表性,但也还真没从其它省份的人口中听过“霸蛮”二字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在众多人眼中,湖南人是一个很有个性的群体。说起湖南人的特征都不会少了霸蛮两个字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湖南人逐渐为世人所关注和了解是从晚清开始的,也就是从曾国藩和湘军登上近代史的舞台那一刻开始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,也是论英雄人物的时代。最后曾国藩带领的湘军打败了太平天国。人们早已熟悉这个一手拿书一手拿屠刀的圣贤曾剃头,但今天说到湖南人的霸蛮特点,觉得其弟曾国荃最有代表性,算是近代开霸蛮风气的湖南人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曾国荃(1824—1890年),曾国藩的九弟,对手多称曾九,部下同僚称之为九帅。又因善于挖壕围城有“曾铁桶”之称。“曾铁桶”可不是浪得虚名,在他的“霸蛮”下,从一围安庆到二围天京,无不是以死相搏,枕尸饮血,其过程足以惊神泣鬼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先看安庆之战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公元1860年5月,曾国荃挖长壕开始围安庆城。兵力约为陆师万余人,水师4000余人。围困到1861年8月,一年多的围困已使安庆城内饿殍遍野,白骨成堆。太平军惟有和湘军决死一战。安庆太平军守将叶芸来是广西籍的嫡系悍将,城外受洪秀全之命来解围的是陈玉成及其率领的林绍璋、吴如孝以及黄文金等勇将。兵力不下10万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战争从来都是惨烈的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“二十二日巳刻,大股扑西北长壕,人持束草,蜂拥而至,掷草填壕,顷刻即满。我开炮轰击,每炮决,血衢一道,贼进如故,前者僵仆,后者乘之。壕墙旧列之炮,装放不及,更密排轮放,增调抬、鸟枪八百杆,殷訇之声,如连珠不绝,贼死无算而进不已,积产如山。路断,贼分股曳去一层,复冒死冲突,直攻至二十三日寅刻,连扑一十二次……”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双方死磕,太平军集体冲锋,而湘军集中八百杆枪构成火力网,基本上一轮枪响后,太平军成百的伤亡。尸体把进攻的路和壕沟都填满了,不搬开后续部队已经无法进攻了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太平军这样连续猛攻12次,死战了一日一夜,就是不能攻破湘军濠墙,付出的代价是一万余人的伤亡。“凡苦战一日一夜,贼死者万数千人,我军死者百余人,用火药十七万斤,铅子五十万斤。”湘军这一日一夜就消耗火药17万斤,铅子50万斤,从弹药的消耗同样可判断此战之惨烈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陈玉成是太平军中数一数二的猛将,在曾国荃之前几无对手。曾国荃似乎也意识到了只有拼了,谁死扛到最后谁就赢,于是亲身持刀肉搏近战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“攻方急,一勇掷火包,线长未燃,被拾起掷回。时我濠内遍地火药,炮发轰燃一二处,守者皆溃,奔退十余丈,贼过濠者已七八人。统领曾观察国荃见事急,亲下斫贼数人倒地。溃卒见统领自战,枪炮复续。贼见不可攻,其逼胁为前队之众已尽,乃退。”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就在火药爆炸步卒溃逃的瞬间,曾国荃亲自杀退了攻进来的太平军,一股蛮劲发挥到极限。经此一战,陈玉成和太平军已经感觉无法战胜他了,不管是心理上还是实际上都已颓败,只好退走。特别是一代英王陈玉成,这次挫败使他再也没能站起来。也许是太年轻狂躁,一直没调整过来,接着丢安庆,最后走寿州而步入末路穷途。似乎也有一种意志被挫败后的恶性循环和万劫不复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公元1861年9月5日,湘军挖成地道,用火药轰塌数十丈城墙,攻陷安庆城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围攻天京之战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时为1862年夏。安庆之战使曾铁桶名扬天下,标志着湘军已经磨炼成了百战不殆的劲旅。曾国荃乘胜急进,一直攻到了天京城南门外雨花台。其兄曾国藩都说他太孤军冒进,曾铁桶反讥曾国藩太谨慎胆小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“诸军士应募起义,人人以攻金陵为志,今不乘势薄城下,而还军待寇,则旷日持久,非利也。……逼城而屯,亦足以致寇,军势虽危,顾不可求万全。”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曾铁桶想故伎重演,采用围困之策。但天京城墙之大远非安庆可比,此时城下的湘军不过两万多人,没法围尽天京。自己的冒进导致协同的援军也没跟上,但事已至此,倔强的曾国荃又霸蛮了,命令将士加深壕沟,加高长墙,在城下和太平军一决雌雄。然而进展不会那么顺利。霍乱在军中蔓延了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《天国之秋》说:“疫情最烈时,一天有多达三千人死于霍乱。”两万湘军,病者过半。城里的太平军也不会例外,双方又开始死磕。此时曾国藩极为担心,多次写信要求他撤军。“国藩在安庆,忧之废寝食,飞檄令撤围。”但曾国荃性格中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霸蛮劲,一旦发作谁的话也不听。“吾正苦其散漫难遍击,今致之来,聚而创之,必狂走。吾乃得专力捣其巢,破之必矣。”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曾国荃不撤围,太平军就前来解围。于是天京保卫战拉开了序幕。1862年9月14日,李秀成等十三位王爷领兵从苏州出发,浩浩荡荡开往天京前线,揭开了援救天京的序幕,也称“十三王雨花台救驾”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李秀成发现“曾铁桶”的布防非常严密,内外两层壕沟,大垒小垒,层层叠叠,互相护卫,根本没有破绽。要想打破它最好的办法就是以包围对包围,用铁桶对付铁桶,用二十万人将两万人层层围住,再想办法切断粮道,这样一来曾国荃必死!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第一阶段,李秀成发动全面攻击,打击曾国荃的东西两翼。东翼是曾国荃的主力,西翼是曾国荃的粮道。李秀成以几万太平军为前部,人人背负木板,以挡湘军火器,手拿干草,以填外壕,蛇行前进,一齐对湘军发动冲锋。湘军于壕边、垒内以强大火力还击,洋枪洋炮尽向太平军身上倾泻,木板难以阻挡大炮的威力,太平军成片倒下,损失惨重。同时曾国荃令湘军日夜开工,在西翼修筑了十几座营垒,挡住太平军,确保粮道通畅。太平军全面进攻六天,曾国荃营垒丝毫未动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第二阶段,李秀成使出了杀手锏,集中全军的两万多杆洋枪洋炮,重点攻击湘军大营。李秀成凭着炮火优势向湘军发起猛烈冲锋,曾国荃避开火力,只令兵将死守阵地,投掷火球、施放枪炮,拼命抵抗。这种打法双方虽伤亡惨重,但战事仍在激烈地进行。太平军在炮火支援和掩护下,有一次已经冲进湘军壕沟,曾国荃脱掉外衣,冲到壕前,亲自督战,拼死挡住太平军前所未有的强大攻势,督战中的曾国荃面颊也被打伤。湘军将士在他的感染下没有胆怯退缩,反而越战越勇,始终没有让太平军越过壕沟一步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第三阶段,为期十一天,是打得最艰苦最惨烈的一个阶段。此时侍王李世贤领兵四万从浙江赶来助战。兵力占据绝对优势的李秀成,一边加大正面攻击力度,一边趁着湘军注意力被地面部队吸引的机会挖地道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在李秀成亲自指挥下,湘军壕墙被炸开两个缺口,太平军舍命前冲,但眼看接近缺口了,曾国荃又带着大批湘军杀到,在缺口处用枪炮猛烈回击太平军。因挨得太近,湘军的武器杀伤力达到极限,太平军付出了惨重代价,没能杀进缺口,湘军人虽少,却久经战火锤炼,特别是经安庆血战,早就勇不畏死,太平军反复冲杀,湘军拚死堵击,地道轰发之后,立即从营中冲出,并力抢堵拦击。太平军往返冲杀达五六次之多,终不得入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另外,湘军以对挖的办法破坏太平军地道,每挖通一处地道,或熏以毒烟,或灌以秽水,或以木桩堵洞口,使太平军的地道也失效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李秀成败了,至11月4日,两军阵前,太平军似乎占据了强大优势,但就是打不垮这区区两万人的曾国荃。安庆之战打垮了英王陈玉成,天京之战打垮了忠王李秀成。从此太平天国颓败了,一蹶不振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有人说李秀成部多是江浙新兵,战斗力早已不行,有人也分析太平军后面粮草军资告罄受了影响。但是这场整整持续了四十六天的战斗,湘军“伤亡五千,将士皮肉几尽,军兴以来未有如此苦战也”。郭嵩焘亦认为此“极古今之恶战”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这是一场霸蛮死磕而挺过来的恶战。两万湖湘兵勇已经完全和他们的主帅一样意志坚韧,一样霸蛮。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Cxt应天书院-故事汇
  从军事角度来看,曾国荃并不是机智多谋的将领,也难以和古之名将匹敌。他代表的是那种擅长恶战的悍将,当然更是阵地防御战之中的佼佼者。近代湖南人的霸蛮精神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,又因为这种精神充满着敢为人先的血性和敢于担当的大义,所以也影响了不少后来的湘籍仁人志士。
应天书院,皆有可能。欢迎访问www.yzqz.cn
推荐内容
相关内容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